花木文化

中国花文化有近三千年的历史,渗透于文学、绘画、宗教、民俗、医药、纺织、工艺等各项领域。

       花木本来就是一种没有任何意念的自然之物,但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,由于花木与人民生活的关系日益密切,自然的花木也就不断地被注入人们的思想和情感,不断地被融进文化与生活的内容,从而形成了一种与花木相关的文化现象。正如我国著名已故科学家高士其先生说过:“花代表了人类的许多感情”;“花体现了人类的许多精神”;“花象征了人类的许多愿望”,花木与相关的人物和趣事,给后人留下许多耐人寻味,流传至今的诗词歌赋或故事典故。而余荫山房是一座文人园林,其文化积淀在植物配置方面亦充分体现了出来。


       “余地三弓红雨足,荫天一角绿云深”这副对联,不仅点出纪念和永泽祖先福荫的造园宗旨,还用植物点题构成自然景观。置身园中,仔细赏玩,自然会领略到这副名联的诗情画意。“深柳堂”前的花棚架,攀附着一株园主邬彬手植的炮仗花,干粗如树,形如蟠龙绕柱,显露勃勃生机,春节前后,花朵盛开,从平面上看,绿叶金花铺满花檐,从立面上看,悬缨下垂,状如红雨一片,气象万千。位于园林东北面的木菠萝,冠幅庞大,浓荫蔽日,宛如绿云遮蓋,幽静清凉,“余荫”之意,不言而喻。在用地狭小、山水建筑不易展开的小型宅园中,这种高超绝妙的植物造景手法,实在令人赞叹不已。栽植于两墙之间的崖州竹人称“夹墙翠竹”亦是本园特有的绿化景观。

       凡到过余荫山房参观的人,无一不对园中两株古老榆树留下难忘的印象。这两株榆树,均呈悬崖式向池塘方向飘斜,状如双龙出海,十分壮观。邬彬曾任职于京师刑部,由于尽心尽力为朝庭做事,其一家三代都受到咸丰帝的封赏。咸丰帝在给其祖母罗氏的诏书中,赞许罗氏“光生褕翟常昭彤管之辉,说罗氏受封后所得到的光彩”,好像是身上穿上了一件用锦鸡羽毛装饰,闪耀着红色光辉的衣裳。锦鸡的羽毛光彩艳丽,又喜欢在榆树栖息,为此种上两株榆树以便招引更多的锦鸡在此栖息,既可显示邬家女眷的荣耀,又可作为后代女眷的努力方向,且榆树的“榆”字又与余荫山房的“余”字谐音,种植榆树作为余荫山房的标志性树木,那是最合适的了,遂选择在“深柳堂”前的当眼处,筑起两座花坛种上榆树。

       余荫山房遍植桂花,尤其在玲珑水榭东门,以“两桂当庭”的方式种植,一侧为金桂,另一侧为银桂,寓金银满堂之意。水榭西窗之上,高悬“闻木樨香否”大幅匾额,亭外柱联又有:“樨香闻到未忘机人对有情花”句,可见园主人酷爱桂花的狂热程度。桂花别称木樨,它是木樨科的常绿小乔木,“秋花之香者,莫能如桂”,“弹压西风擅众芳,十分秋色为伊忙”,桂花确实是秋花之中最香的,因而它能够压得住秋风的威力,独擅众芳之首。园主正是被桂花之香所陶醉。


       园主酷爱桂花,除了喜欢其香气之外,更重要的是借桂花表现自我。古今中外都把“桂”作为崇高的荣誉的象征,古希腊的神话里,桂是一种“圣物”,用来献给科学和艺术之神“阿伯隆”。古希腊的人们还把桂树的绿叶编成了花冠,叫做月桂冠,奖给卓越的诗人。英国对优秀的诗人授于“桂冠诗人”的光荣称号。我国古代科举中用“蟾宫折桂”表示中举,子孙仕途昌达,尊容显贵为“兰桂齐芳”,在现代社会仍把取得某种荣誉称之为摘取桂冠。园主邬彬是清朝举人,因捐粟获任内阁中书,不久就在大选中被选用为员外郎,签分刑部主事,咸丰五年被诰封为通奉大夫,从二品官衔,恩及祖父母、父母、妻室三代,其后他的两个儿子又先后中举,故有“一门三举人,父子同折桂”之说,这不仅是“蟾宫折桂”,而且还是“兰桂齐芳”。因此园主遍植桂花,在园路两旁围栏摆满各种兰花,其用心显而易见。据瑜园园主邬仲瑜之十五子邬锡华介绍,邬宝莹光绪二十七年中举,同年生子,为庆祝其“蟾宫折桂”,遂将其子取名为邬庆桂,即余荫山房最后一任园主。此外园中种植的白山茶花,腊梅花,也是邬彬用以表现自己坚强品格和奋斗精神的花木。

       棕榈科植物是岭南园林常用的植物,尤其葵树,千百年来民间常采其叶制作葵扇,用以消暑解凉之工具,每年清明时节,民间皆备葵扇,用以镇宅驱邪。相传瑜园建成后,邬家女眷随即入住,其中有位小姐怕黑,瑜园又建在村边,周围是田野涌沟,入夜时分虫鸣蛙叫,树摇窗影,小姐总是胆颤心惊,难以入眠,以为是妖魔鬼怪作弄,于是园主就在瑜园北面种上一株蒲葵,一则招福,二则镇宅。因为“蒲葵”是蝙蝠最喜欢栖息的树木,自种了蒲葵之后,蝙蝠成群结队而来,万福(蝠)临门,园主欣喜不已,又因葵树是棕榈科植物,道教中有位神圣叫锺馗,是专司斩邪治鬼的,“棕葵”就取其锺馗之意。自种植葵树之后,小姐在心理上得到慰藉,精神上有了支柱,胆子也就大起来了,不但不再怕黑,而且把虫鸣蛙叫视作催眠曲,睡得特别香甜。遂葵树就成为接福镇宅的风水花木。


       余荫山房内不仅有木雕“三阳开泰”的民俗吉祥图案,而且在植物配置上种植了酸杨桃、洋紫荆、南洋杉,取其谐音着意营造“三阳开泰”的吉祥气氛,酸杨桃结实累累,寄托了园主祈求“宗枝繁衍、子孙满堂”的愿望,而民间流传洋紫荆是一种有灵性的树木。据汉魏六朝笔记小说记载:有三兄弟在分家产时,欲将门前一株洋紫荆砍开分掉,此花次日即枯,三兄弟受感召决定不砍,花又应声荣茂。南洋杉长青不朽,苍劲挺拔。为此这三种植物便寄寓了吉祥之意。


       余荫山房的花木衬托着园内的建筑造型和池石景象,构成一幅幅疏密相间、错落有致、明暗变化的园林景观,花木的色、香、形也寄托着园主的情感、审美取向和精神追求。一花一木,一步一景,皆藏有深意,观之不尽,赏之无穷。